其他CBD:   北京    上海    广州    深圳    沈阳    武汉    天津    合肥    西安    长沙    青岛    重庆    南京
您的位置:首页 > 精选阅读
《恋上美食恋上你》第45节:一盅两件叹世界(下)
2014-06-13发布人:5icbd1来源:人民网-吃货指南

广式早茶吃的是滋味也不是滋味,一盅两件,有甜有咸,正如苏莞尔说的那样,打开笼屉盖子的前一刻你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有种对食物期待的惊喜;而同样的,广州的老一辈人们,一边吃着一盅两件,一边谈天说地,话题同样五花八门,层出不穷。


服务生敲门而入,端上了广式早茶里必不可少的四样——虾饺、烧卖、凤爪和排骨。


“来来,后生仔,靓女仔,尝尝这四道广点,这四样被誉为广式早茶的‘四大天王’,尝过这四道点心,就可以知道这个茶楼是否地道。”老佛爷热情招呼着。


苏莞尔就近夹起一只晶莹剔透的虾饺,饺子以澄面为皮,包成之后不过小手指大小,面皮之上却是褶皱均匀而分明。整只的虾仁包在其中,隐约可见馅心处有若隐若现的红润,那莹润雪白中透出的一点红,真如江畔垂垂又欲开的红梅一般。


张一鸣也夹起一只虾饺送入口中,只咬了一下,柔糯的澄面就吹弹可破般一下子“化”开在自己口中,有少量温润的汤汁缓缓在味蕾上流动,是极为新鲜的虾仁的鲜美。同时还有来自猪肉的五香,竹笋的清香。虽然整个虾饺入口油润,但是吃着却丝毫不腻口。


“这虾饺,形似旧时妇女梳理发髻的梳子,因此又被称为弯梳饺。这道烧麦,也是我很喜欢的。”老佛爷一边说,一边将一屉蟹黄烧麦转到两人面前。


那笼屉本身也不过巴掌大小,三只烧麦稳稳“坐”于其中,个个模样周正,小巧玲珑如一朵朵含苞待放的石榴花般。皮色浓黄,看上去仿佛自带着一汪水样竟微微反着锃亮的光泽。而那烧麦未封死的口上,是一簇橘色的鱼子,粒粒剔透而饱满,在那一簇鱼子之下,是混合了蟹黄、猪肉、虾仁的内馅,望过去微微泛着白色,与那鱼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蟹黄烧麦是粤式名点,最早的烧麦也不过就是干蒸的牛肉烧麦、猪肉烧麦,直到后来才发展为以海鲜做馅料,有了蟹黄烧麦、虾仁烧麦等。这烧麦的皮子如此黄润,主要是因为采用了鸡蛋以及蟹粉和面的缘故。整个尝起来是皮酥软、肉鲜爽,稍含汁液,鲜美而香。”老佛爷也吃了一个烧麦,细细品道。


“来,再尝尝这个豉汁凤爪,到了广州,不吃这个,等于没来过。”老佛爷说。那道豉汁凤爪,以一只白色小瓷盘置于小笼屉中,凤爪颜色红亮,有晶莹透亮的汁水凝结在凤爪之上,一道食物竟散发着蜜蜡一般的光彩。而那袅袅婷婷的香气,借着广州夏日清晨还算清凉不黏腻的微风徐徐刮入在座三人的鼻腔之中。


张一鸣挑起一只凤爪,入口的瞬间味觉就被彻底征服——凤爪整体味道咸鲜,轻轻一碰立即脱骨,入口时皮质紧实弹牙,特别是凤爪“掌中宝”处的那一块肉,乍入口时有种即化的口感,但吃到实处却是弹性满满,让人欲罢不能。


正陶醉于此间美食,服务生又端上了几个笼屉。


老佛爷说:“这广州小吃闻名四方,主要有七大类:油器类,包括油条、春卷等;粥品类,比如艇仔粥、状元粥;粉面类,比如沙河粉、肠粉等;糕点类,有萝卜糕、马蹄糕等;甜品类,”说到这儿,他乐呵呵地看着苏莞尔,说:“估计这个小女仔会特别爱吃,有红豆沙、绿豆沙,芝麻糊、杏仁糊、汤丸等,尤其以双皮奶和姜汁撞奶糊最为有名;此外还有粽子和杂食类,包括炒田螺、牛骨汤等。”


服务生听闻老佛爷这样说,心领神会地端上一碗双皮奶放在苏莞尔面前。“来,这碗双皮奶是佛爷我专门请你吃的!”老佛爷朗朗笑着。


苏莞尔眼中一亮,仍然极淑女地道过谢,品尝起来。这双皮奶颜色雪白无暇,如镜面般极为平整光滑,用勺子轻轻一舀,撕裂开了一层薄如蝉翼的奶皮,颤颤巍巍地滑入了口中,只觉得有极为浓郁的奶香洋溢在口中,冰凉滑润,让人心肺都像敞开了一般清爽。


“再尝尝这叉烧包,也是广式早茶一道特色!”好客的老佛爷忙不迭地推荐,别看他是美食界德高望重的美食大咖,但真的是很平易近人。


只见这叉烧包,圆圆胖胖,很有些网络上说的“呆萌”感。外皮雪白宣软,还未吃到馅料就觉得已经有些微甜,而那馅料里的叉烧肉,一粒一粒的,肥瘦相间,带着些稍显粘稠的酱汁,整个入口甜甜蜜蜜。


之后,他们和老佛爷还一同品尝了弹滑的粉果、炸得酥酥糯糯的擂沙汤圆、细腻如丝的贵妃流沙包、入口化渣的葡式蛋挞……在一盅两件的世界里,时间就这么伶伶俐俐地跨过去了。


“怎么样,这些广点你们最喜欢哪个?”采访结束的时候,老佛爷亲自送张一鸣和苏莞尔下楼时,他问道。


“各有千秋,千变万化,别看都是同样的食材,换一种做法,味道就全然不一样了,比如同样都是鸡,白切鸡肉质滑嫩清淡,能很好地吃出鸡肉本身的质感;而荷叶糯米鸡则更加软糯厚味,吃的是一种绵软的口感。而同样都是牛奶制品,双皮奶专攻于小心精巧的技艺,姜撞奶则粗犷地体现了别的食物对牛奶的冲击。富于变化,这正是美食的魅力所在。”张一鸣由衷说道,一番话说得老佛爷都连连点头。


“这也许就像古代人的诗一样,‘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每一道食物都有各自的拥趸者,就看你是喜欢白的那个,还是喜欢香的那个了!“苏莞尔也笑道。


“你们说的太对了!不同食物都有不同的迷人之处也有它不被人喜欢的一面,就像这街上的芸芸众生一般,食物和人有时候很像啊,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老佛爷以一盅两件感叹着世界。


下午的时光比较空闲,张一鸣和苏莞尔就走走逛逛,随手拍些照片,倒也自在。不知不觉间,华灯初上,灯火阑珊,两人竟然逛到了傍晚。


“饿不饿?一起去吃晚饭吧?”张一鸣热情建议。


“好啊,早茶吃的太多,中午不吃饭也不觉得饿,现在倒是饿了。”苏莞尔同样报之以热情回应,她说完就准备过马路。


“当心!”张一鸣看见一个送餐的小伙骑着辆电动车跌跌撞撞过来,赶忙拉了苏莞尔一把。


之后还没等苏莞尔说话,张一鸣就把苏莞尔让到了他右边,靠马路里侧的位置,同时提醒她:“以后要记住,走路要靠着马路里边走,危险的外侧要留给男生!比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