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选阅读
《恋上美食恋上你》第51节:黑暗里依旧说不出我爱你(下)
2014-06-21发布人:5icbd1来源:人民网-吃货指南

“第二道菜是小吃——雪域天使。”黑暗餐厅里,服务生似乎端上了一个盘子。顿时,张一鸣和苏莞尔的嗅觉范围内是一种炸物的香气。


张一鸣摸黑够到了盘子,他插过去倒是有收获,送入嘴中,是一个圆球形的炸物,细细品尝,在酥透的外皮底下,是厚重的芝士,稠稠的,暖暖的,层层包裹着一粒大个的虾仁。如果他能看得见,那这圆球一定是炸得金黄璀璨,而内里因为有了浓郁幼滑的芝士,必是藕断丝连。


“难怪叫雪域天使,原来在炸虾球里面裹了芝士。”张一鸣笑道。

“虾球?我这个是长方形的小饼,里面也有芝士,不过换成了章鱼。”苏莞尔惊喜的声音:“原来这不止一位天使啊?赶快尝尝是不是还有别的海鲜?”


果然,继虾球和章鱼饼之后,他们又尝到了鱼肉、鱿鱼甚至是豆腐,全部都以芝士裹挟。


“第三道菜是一道分餐的主菜,是我们这里的招牌牛排。”服务生说。


张一鸣和苏莞尔各自摸索着面前,苏莞尔问张一鸣:“你说这给我们吃的是什么牛排?”


张一鸣未答话,他用刀叉试探了一下,牛排个头不大,没有坚硬狭长的骨头,说道:“不是T骨牛排。”说着又用餐刀在牛排外围切下一片放入口中,没有想象中的肉筋,口感韧度不强,肉质不坚硬,“也不是西冷牛排。”说着又切下相对面的一片肉放在口中再品,没有什么肥膘,口感偏嫩,他推测道:“这也不是肥瘦兼而有之的肉眼牛排,应该是菲力牛排,也就是牛里脊。”


正说着,就听见咣当一声。


“莞尔,你怎么了?”张一鸣心里一惊,急忙叫道:“你没事吧?回答我!”


“哎,我没事……”苏莞尔的声音自下传来:“就是我的叉子,掉到地上,找不到了,帮我找找吧。”


张一鸣听罢,急忙也蹲下来,帮着苏莞尔满地摸。一个瞬间,两个人的头就碰到了一处,而他们的双唇,居然也阴差阳错地碰到了一起。


幸好是黑暗餐厅。张一鸣和苏莞尔的心里不约而同地这样想着。


张一鸣也不是没有谈过女朋友的人,但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依旧浑身发热,背上泛起了一层细汗,他有些兴奋,但是也有些紧张。而苏莞尔脸色绯红发烫,但心里却蔓延出些许欢喜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才回过神来。


“没关系,叉子掉了……让服务生拿新的就是了。”张一鸣骤然反应过来,他扶着苏莞尔站起来,把她“送”到了座位上。有服务生适时换上了新叉子。


“您的甜点。”这次换上的是一位女服务生。


苏莞尔的心依旧跳的很厉害,而张一鸣也未必比她好到哪去。


良久之后,还是张一鸣先开了腔:“莞尔,我…….我……”他支吾了半天,愣是说不出那三个或者四个字。这一刻,张一鸣觉得前三十年真是白活了。


苏莞尔满心期待着张一鸣说出来,她甚至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脏在喊:“快说啊,快说啊!”可是,源于女孩的矜持,使得她做不出任何的表示。


张一鸣吞吞吐吐半天,惹恼了性急的苏莞尔,她没好气地道:“吃甜点吧。”张一鸣听出她语气里的不耐,只好把那句话留在了嘴边。


甜品是爆浆巧克力蛋糕,巧克力在不同的温度有着不同的口感和不同的样貌,这正是它的迷人之所在。烘焙师将18度左右低温保存的纯黑巧克力加入雪白的奶油馅料,之后放入巧克力模具之中,隔水加热到八十到九十度,慢慢烘烤。很快巧克力的馅心就开始融化,被包裹在同样是巧克力味道的蛋糕之中。等到切开蛋糕的瞬间,就可以看到满满当当的巧克力熔浆流出表面,如同火山喷发一样,因此爆浆巧克力蛋糕也被称为火山巧克力。


不过,此时此刻,身处黑暗,张一鸣和苏莞尔都看不见经典的巧克力熔浆流出来的那种动感,倒是苏莞尔那种失望的情绪有点像即将要喷发的火山了。虽然巧克力蛋糕的口感外酥内软,入口缠绵香滑,让人流连忘返,但是苏莞尔的情绪却是一时比一时低落。


终于,两人就餐完毕,走出了餐厅。


外面是秋季午后的阳光,晒得路上三三两两的行人都有些慵懒。张一鸣和苏莞尔之间,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张一鸣深知自己已经喜欢上了眼前的姑娘,他想告诉她,但是这次不同于在丽江,两个人都是处于清醒的状态,他每每看着苏莞尔的明眸善睐时,总让他很有些紧张,那满腔爱意想说又说不出来。这种感觉是以前和叶玲珑在一起的时候没有过的,也许,这是真正的心动的感觉。


苏莞尔可不知道张一鸣的心理活动,她知道自己喜欢上了张一鸣,她想不起来这种感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许是他们在橘子洲头面对邵子龙时,他的那句“让我们也进去吧,多个人多份力”;又或者是在丽江时他帮她找回钱包的时候;也有可能是在“归去来兮”张一鸣对咖啡隐士的三道考题对答如流的时候;亦或是他帮她煮意大利面,徐徐吟诵书中段落的时候;还有在帝雅集团的小喽啰找橘子洲头麻烦的时候、吃西餐意外遇到前任杜逸风的时候、飞机颠簸的时候、广州的路边转角的时候…….无数个有意无意的瞬间,让这段感情就开始了,当她发现的时候,已经很深了。但眼下张一鸣的笨嘴拙舌,简直让苏莞尔快要把肺都气炸了。


终于,在又走过一条长街的时候,苏莞尔问道:“一鸣,你还有话对我说吗?”


“我……”张一鸣又难过了。


“再见!”苏莞尔爆发了,她气鼓鼓地在张一鸣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跳上了一辆公交,扬长而去。

 


声明:本网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网站立场。本网文章内容页刊发或转载的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