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CBD:   北京    上海    广州    深圳    沈阳    武汉    天津    合肥    西安    长沙    青岛    重庆    南京
您的位置:首页 > 精选阅读
|《恋上美食恋上你》第52节:小石冷泉品香茗
2014-06-23发布人:5icbd2来源:人民网-吃货指南

十一“黄金周”之后,熙熙攘攘的北京城又重新安静下来,人们投入了快节奏的生活工作之中,一切放佛又回到了正轨。张一鸣和苏莞尔这段时间也只是在微博上进行些转发、评论类的“无公害”互动,交情竟好似一天天淡了一般。


这日,苏莞尔刚从橘子洲头蹭完午饭准备回自己的住处,便被一个身着一袭黛色唐装的年轻男人——看样子是个小伙计一般,拦了下来:“请问,是苏莞尔小姐吧?”


苏莞尔疑惑地点点头。那小伙计倒是如释重负一般吁了口气,一瞬间从背后举出一捧9朵的“蓝色妖姬”戳到苏莞尔面前,道:“苏小姐再不来这饭店,我都不知该怎么办了!”


“怎么?你认识我?找我干什么?”苏莞尔迟疑地问道。


“是位先生让我在这里等到您出现为止,让我把这束花送给您。您前几天都没来,这花一天换一捧,看着白白被扔掉的生命我都怪心疼的!您可算来了,这是那位先生让我交给您的。”说着,这年轻人递上来一张淡雅的信笺样的卡片。


苏莞尔一脸茫然地打开卡片,上面寥寥数语倒是遒劲有力:莞尔,我在‘小石冷泉’茶室等你。


没有落款。


是张一鸣!苏莞尔心里一动,蔓延出无尽的欢喜来,这家伙,又是玫瑰又是约会卡片的,还挑了这么个高端得吓死人的茶室,看这架势终于是要动真格的了!这样想着,她唇边不由荡漾出几许笑意来。


年轻人似乎很会察言观色,忙不迭道:“苏小姐,我是小石冷泉茶室的VIP客户经理李哲,请您上车吧,我送你去我们的茶室。”


小石冷泉茶室,京城中上至社会名流下到市井百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附庸风雅的好地方,就开在平安大街上一处隐蔽的中式院落里。虽然院内也会接待为数不多的散客,但是院中一个个古色古香的亭台楼阁,则是专属交了8位数会费的会员们。


“小石冷泉”,名字出自北宋诗人梅尧臣几次登临古阳羡(宜兴)后留下的千古名句——小石冷泉留早味,紫泥新品泛春华。


在梅尧臣那个时代,文火细烟、钟鸣鼎食,就是最美妙的境界了,他在宜兴汲取南岭活泉,烹煮北园之茶,甚爱用紫砂壶盛泡香茗。在现在这个时代,更是有大把大把功成名就的人愿意归田卸甲,过田园牧歌般的生活,但那只是他们中大多数人的向往而不是现实而已,所以修身养性兼顾谈谈生意、聊聊感情的茶室格外流行。


“苏小姐,请稍作片刻,我去请先生过来。”李哲微微欠身冲苏莞尔行礼,同时轻巧地提起紫檀木圆桌上的一柄紫砂茶壶,缓缓将里面的茶水注入一个紫砂茶杯,温煦道:“苏小姐,请先品尝下雨前的碧螺春,这里还有两道点心。”说着就退了出去。


苏莞尔饶有兴味地在这间开间很大的房间里转悠着,进来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这茶室里里外外一共有不下十间单独的雅间,每一间的名字都是取自《诗经》,比如对面那里,有采薇、关雎、桃夭,而她所处的这间,名字叫做“蒹葭”,对,就是那个“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蒹葭。


环顾四面,墙体两面留白,一侧墙面立着一副同样是紫檀木的、做工考究的多宝格子,上面放着大大小小几柄紫砂壶和各式古色古香、只有在清宫戏中才能看到的装饰品。真的还是假的?苏莞尔拿起一个看看,看不出个所以然就放下了。


在房间另一侧则是一张供人坐卧休息的凉榻,苏莞尔坐上去,感觉如同穿越到清宫大戏里一般。


她笑笑,坐回了紫檀木桌前,张一鸣这家伙,表白就表白呗,造这么大势干什么!一边想着,她就端起茶盅,轻轻抿了一口。


果然是好茶!苏莞尔入口,只觉得这谷雨之前的洞庭碧螺春香气清爽持久,味道浓郁而不厚重,那种属于碧螺春特有的清苦香气此时微微上扬,透着清亮之感。她细细望过去,在白璧一样茶碗内壁的映衬下,这碧螺春,条索紧结呈卷曲如毛螺状,隐约还能看出细弱的白毫,色泽更是翠碧诱人。


依稀记得是明代的许次纾吧,在《茶疏》中谈到采茶时节时说“清明太早,立夏太迟,谷雨前后,其时适中”。可以说这清明后,谷雨前是最适宜采制春茶的时节,也难怪人家说这明前茶是茶中之极品,而这雨前茶,则是茶中之上品。苏莞尔琢磨着,又留恋地再品一口。


“雨前茶虽不及明前茶那么细嫩,但由于这时气温高,芽叶生长相对较快,积累的内含物也较丰富,因此雨前茶往往滋味鲜浓而耐泡。味道真是不错!”苏莞尔微微闭上眼,想起了张一鸣和她聊天时说过的话。


有若有若无的香味蹿进苏莞尔的鼻腔,对了,还有点心!


苏莞尔睁开眼,看着面前的两盘点心,一甜一咸,甜的是一道很传统的老北京小吃——芸豆卷,而咸的——则是一道春卷。


苏莞尔轻轻拿起一块芸豆卷,方方正正、四角浑圆的雪白色之中,有回旋型的赤色花纹,看上去格外惹眼,迫不及待放入口中,只觉得有清清淡淡的白芸豆的豆香以及红豆沙的沙糯口感。


“嗯,入口微甜不腻,非常适合搭配碧螺春一类的绿茶。”苏莞尔由衷地评价着,脑中响起了张一鸣聊天时曾教给她的——绿茶种类多样,但味道大多都是清鲜淡雅并有或浓或淡的花香。所以在茶点的搭配上也应该遵循它的特质,不应该是味道太过浓郁的,一些同样属于清爽的味道会更贴切,否则茶点会盖过茶的味道,体会不出绿茶原有的雅致,也让两种不和谐的味道融合,形成一场失败的味觉体验。如此看来,这清淡的芸豆卷配的倒是极好的。


苏莞尔来了兴致,她又尝了尝那道咸点心,春卷用油煎炸得金黄焦脆,一咬上去就是咔嚓一声极富动感的脆响,随即有浓郁的鲜美的香气在嘴里升腾起来,是鱼肉的!不知道是什么鱼肉,入口绵滑,微微有些弹性,包裹着一些蔬菜、鱼露、酱油等混合而成的汤汁融在嘴里,格外鲜美。配上绿茶,不觉得丝毫腥膻不快,倒是更觉得绿茶清透,春卷咸鲜。


正品味着,李哲推门进来,他向苏莞尔行礼,对她道:“苏小姐,请再多品尝几道我们这里搭配绿茶的点心吧,先生稍晚就会过来。”


自他说着,就有小服务生端上来一色青碧的盘子,盘中皆是些豌豆黄、莲蓉酥、莲藕饼一类的点心。


又过了大概1个多小时,苏莞尔下午茶都吃了个半饱,也没看见张一鸣,不由心里有些火大。


这时,李哲又推门进来了。还未及他开口,苏莞尔先问道:“张一鸣到底在干什么?他还来不来了,不来我可走了!”


“张一鸣?您说的这位张先生是……是我们的会员吗?”李哲一头雾水。


“什么?!不是张一鸣让你来接我的吗?!”苏莞尔大惊失色。


“莞尔,对不起,临时有个视频会议,我来晚了。”


苏莞尔和李哲正说着,“蒹葭”的门被推开了,一边推门进来一边说话的人,是邵子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