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CBD:   北京    上海    广州    深圳    沈阳    武汉    天津    合肥    西安    长沙    青岛    重庆    南京
您的位置:首页 > 精选阅读
《恋上美食恋上你》第54节:小石冷泉品香茗(下)
2014-06-30发布人:5icbd1来源:人民网-吃货指南

李哲敲门进来,他端着一套小巧精致的茶具托盘回来了。那茶具托盘上,其他倒并无特殊,倒是那柄紫砂壶引起了苏莞尔的全部注意。


“这壶看着好特别。”苏莞尔轻轻提起茶壶的手柄,端详着。这只紫砂壶圆润细腻不带一丝杂质,造型端正优雅,看着竟有一股说不出的气场。


“苏小姐好眼力!这茶壶是邵先生的挚爱,是紫砂大家顾景舟老先生传世不多的一柄‘石瓢壶’真迹。”李哲道。


“顾景舟?紫砂界泰斗级的巨匠?!”苏莞尔失声道:“他的紫砂壶传世作品极少,因此被誉为是紫砂界的‘元青花’,上海博物馆还曾经展出收藏过!”


“正是,顾老的壶艺擅长素器光货,所谓素器光货,就是无任何花俏花样,全凭造型和线条来展现紫砂艺术。顾老就是凭借几何图形和线条,将紫砂艺术发挥得尽善尽美。”李哲从容道:“邵总存在我们这里的这柄紫砂云肩如意壶和三头茶具购自去年拍卖会的一个top买家,当时成交价格达到1023万。”


苏莞尔听得心肝俱颤,她赶忙把茶壶轻手轻脚放下了,好家伙,一柄茶壶卖出了千万,这要是碰坏了,还不被邵子龙讹上?!


邵子龙倒是没有多在意,对李哲道:“李经理,麻烦帮我们泡茶。”


“好的。”李哲恭敬地道,说着只见他先用开水洗净茶具,“白鹤沐浴,即为洗杯。”他道。说完将上好的铁观音放入茶具,“这是观音入宫,也叫落茶。”再之后他把滚开的水提高冲入茶壶,使茶叶转动,“这是悬壶高冲,即冲茶。”接下来,还有春风拂面(刮泡沫)、关公巡城(倒茶)、韩信点兵(点茶)几道手续,他流利地操作着那套紫砂壶,苏莞尔全然没心思观看他的姿态,倒是为李哲捏把汗,要是一不小心……李哲恐怕要为奴为婢了…….


“请品尝。”胡思乱想着,李哲已经将两杯清茶送至邵子龙和苏莞尔面前。苏莞尔端起茶杯,只见这冲泡后的铁观音茶叶,肥壮紧结的条索正慢慢绽开,那叶片正中为青色,叶缘呈红色,青叶镶边,乌润砂绿。看上去格外美好可爱。细细嗅闻,香气浓郁悠长,既有绿茶的清香和天然的花香,又混合着红茶的醇厚甘美。入口一品,不寒不热,清新柔润,竟如古代上好的冰蚕丝绸一般,不带丝毫生涩。


“春喝花茶养颜;夏喝绿茶解火;秋喝乌龙润燥;冬喝红茶暖身。这铁观音果然适合这样干燥的季节。”邵子龙轻轻道。


“邵总的乌龙茶是顶级的乌龙茶,七泡过后仍然会有余香,为了避免乏味,我们还特意搭配了几道菜品和点心,供两位慢慢品茗聊天之用。”李哲道。


有小服务生端上了另外一只托盘,盘中依旧是青碧色的盘子,一共四只,分别装了两甜两咸四道茶点。


“这些茶点均是取自全国甚至全世界各地的最新鲜的当地食材,经过我们的厨师创新和研发而成。比如这道芋头糕,本是一道福建小吃,我们选用了当地的海米、蚵仔,同时又创新地加入了云南的诺邓火腿为馅料,将荔浦芋头蒸熟后搅拌成泥,再混合入糯米粉做为外皮,之后用模具压制,上笼屉蒸熟而成。”李哲介绍道。


苏莞尔夹起一块,只觉筷子那端软软糯糯,颤颤巍巍,忙不迭送入口中,先是感受到荔浦芋头的糯沙微甜,紧接着就是扑面而来的海鲜之味,期间还嚼得到细细碎碎的火腿丁,半甜半咸,口感绝妙。


咽下之后,她再品一舌茶水,那茶水的滋味更加清新透彻,在无形之中化解了芋头糕的浓重。


“这道玫瑰饼也是不少女士贵宾非常喜欢的。”李哲指着另外一个盘子说道:“在每年春季,百花盛开时节,我们采用妙峰山已经授粉后的玫瑰花,将其细细清洗、晾干,一般的玫瑰饼就是选用普通的绵白糖,讲究一点的会用方糖,但是我们则选择了岭南的荔枝蜜增加甜味,不仅更利于健康,荔枝酿成的蜜更有独特的荔枝香气。”


“岭南的荔枝蜜?那不是品质极好的?”苏莞尔道。


“很识货嘛。岭南的荔枝最有名的便是那妃子笑,所谓‘红尘一骑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我对古代文化了解不多,但这好像在《资治通鉴》里还有记载。”邵子龙征询地看着苏莞尔,拿起另外一碟里的麻辣牛肉干吃了一粒


“《资治通鉴》里确实有记载——妃欲得生荔枝,岁命岭南驰驿致之,比至长安,色味不变。苏东坡也有古诗夸赞‘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说完,苏莞尔耸耸肩,尝了一口那巴掌大小的圆形小饼,单看外皮,和一般的中式点心别无二致,但是细细品味馅心,红润的玫瑰颗粒入口清晰可辨,有浓郁的甜美,后味是淡淡的荔枝蜜的清香。这样的秋天,吃着甜蜜的点心配着解腻的乌龙茶,再合适不过。


李哲等人将茶点放下后稍作解释便离开了,蒹葭无声。


“莞尔,不如我们先做朋友,怎么样?”邵子龙继续刚才两人独处时的话题,他看着苏莞尔,苏莞尔彼时正吃着一块港式蛋挞。邵子龙在心里有些好笑,这姑娘真是个吃货啊,不吃东西时对自己横眉冷对,有东西吃时倒是能和自己和平共处。


“做朋友?对不起,邵先生,我们恐怕做不了朋友。别忘了,你想收购的,可是我爸爸的店。”苏莞尔没好气地道。


“我是个商人,在商言商。但我更是个拎得清的人,一码归一码,生意归生意,人情归人情。”邵子龙温言道。


他见苏莞尔不答话,无奈让步:“这样吧,我们变通一下,大家对美食都比较感兴趣,那平日一起吃吃喝喝如何?”


邵子龙逼视着苏莞尔,苏莞尔缄默不语。就在此时,邵子龙的手机响了起来。


“不是告诉过你们谈判的底线是10%,不能再加了么?知道了,我马上回来。”邵子龙声音清冷地匆匆挂断电话,对苏莞尔道:“来日方长,我们改日再谈。”说罢,他推门而去,在门口喊李哲:“李哲,一会帮我把苏小姐送回去。”


看着邵子龙离去的背影,想想这阴差阳错的约会,苏莞尔懊恼地跺跺脚,张一鸣,NND,有本事你就躲本宫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