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CBD:   北京    上海    广州    深圳    沈阳    武汉    天津    合肥    西安    长沙    青岛    重庆    南京
您的位置:首页 > 精选阅读
《恋上美食恋上你》第55节:漫长难捱的旅程
2014-06-30发布人:5icbd1来源:人民网-吃货指南

苏莞尔闷闷不乐地回到自己家中,百无聊赖打开电视,同时打开电脑有一搭没一搭地开始刷微博。微博上的下拉菜单显示,有好几条@她的信息。


打开一看,全是张一鸣发的。


“到上海啦,一会就去小吃街转转!”


哼,有胆量@我,没胆量给我打个电话告诉我去上海了么?!苏莞尔没好气地想。


“上海最有名的小吃一条街在豫园附近的城隍庙。这秋季的南翔小笼包首选蟹黄的,味道果然不错。”


第二条微博里还附带着一张手机拍的照片,是一屉小笼包子。只见那一屉包子个个小巧圆润,每一只包子上都有超过14个褶皱,面色雪白几乎半透明,隐隐地竟透出些蟹黄馅料的淡黄色,而包子底部看上去更是格外丰满,似有汁水欲破未破之势,看着格外引人食欲。


哼,看上去倒是有点皮薄、汁多、肉嫩,味美的特点。苏莞尔不由自主的想。


“蟹壳黄的烧饼,给你也带了一盒,不知道回北京的时候味道会不会还像现在这般鲜美?”


第三条微博里,是一张蟹壳黄烧饼的图片。苏莞尔看到这里,想起了古代诗句里还有赞美蟹壳黄烧饼的——未见饼家先闻香,入口酥皮纷纷下。


哼,故意馋我!想到这里,她不禁咽了下口水。看这照片,那烧饼形圆色黄,真如蒸熟的螃蟹一般,听说这蟹壳黄烧饼是用油酥加酵面作坯,先制成扁圆形小饼,外沾一层芝麻,贴在烘炉壁上烘烤而成。咸甜适口,皮酥香脆,咸味的有葱油、鲜肉、蟹粉、虾仁等口味,而甜的有白糖、玫瑰、豆沙、枣泥等品种。


“这是乌镇的小吃乌米饭,很清新,很文艺。”这条微博同样也带着一张图,只见黑绿色的叶片托着一团被乌树叶染成黑紫色的糯米饭,看上去没有任何不快的感觉,反倒清透明亮,让人犹如置身田园般清新。


哼,跟我学!装什么文艺青年!苏莞尔不屑地想,但忍不住还是对着这几张美食图片咽口水。


“上海出差圆满结束,从乌镇返回的途中,闲情逸致ing。”这是最后一条微博,是今天中午发的,此条微博上还有张一鸣随手拍的一副乌镇的小桥流水,青砖灰瓦。


哼,苏莞尔以专业的眼光看着张一鸣拍的照片,“这照片的构图太差了,房子占比例这么大,河道都挤到镜头外面去了,一点延伸感都没有。”她挑剔地评价着。只是,任谁都看得出来,苏大评委的评价里主观因素大于客观因素。


在网上东游西逛了一阵,电视里一条新闻突然让苏莞尔抬起了头。


是上海频道正在播放即时新闻,女主播面色凝重地念着:“现在插播一条新闻,根据最新消息,今日午间一辆从乌镇前往上海的大巴车在高速公路上突然出现侧翻,造成车上多名人员伤亡。目前死者数量正在查验,另有多名乘客伤势非常严重,已经被送往市中心医院,警方已经赶往出事地点…….”


乌镇前往上海?!人员伤亡?!苏莞尔的心一下子被揪紧了,巨大的惊骇和恐惧瞬间摄住了她,让她几乎无法呼吸,她头脑一片空白。


隔了不知道有多久,她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翻回微博网页,12:45,这是张一鸣最后那条微博发出的时间。


苏莞尔呼吸急促,她颤抖地拿过手机拨通了张一鸣的手机。


“嘟——嘟——”几番电话,那端始终处于忙音状态。


苏莞尔的心如坠谷底。


“女士们,先生们,前往上海的XX次航班开始登机,请携带好您的随身物品……”北京T2航站楼。


苏莞尔坐在机舱里,心急如焚。在过去的两个小时里,她先后给金朝和顾岩都打了电话,没有人联系到张一鸣,而这段时间里,张一鸣的手机也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她无法这样坐等下去,索性定了机票去趟上海。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苏莞尔喃喃自语,她脸色有些苍白。


坐飞机去寻找一个结果,这个结果可能是坏消息,这世界上,没有比这再漫长难捱的旅程。


下了飞机,苏莞尔直奔市中心医院。


她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但是医院里依旧很嘈杂,有很多患者在呻吟着。苏莞尔路过其中几个伤者的时候,看到他们的身上或者头上包裹着纱布,有殷红的血色洇出来,格外触目惊心。她不敢再看,加快了步伐。


好不容易挪到了问询台,苏莞尔对值班护士道:“护士,请问今天中午在高速公路上出事的那些伤者是被送到这家医院了吗?”


“是的,您是患者家属?叫什么名字?”护士已经忙翻天了,她头也不抬地问苏莞尔。


“苏莞尔。”苏莞尔回答道。


那护士没吭声,查询着电脑,半响道:“没有这个患者,患者叫苏莞尔吗?”


“哦,不是,患者的名字是张一鸣。”苏莞尔蓦地反应过来,赶忙道。


正在这时,医院大厅那头的抢救室门被轰然打开,一位医生推着手术车走出来,喊着:“哪一位是张一鸣的家属?张一鸣的家属在不在这里?”


苏莞尔转过身望了过去,这一个转身,竟漫长地如同一个世纪。


“在,我在这里。”苏莞尔高喊了一声,急忙跌跌撞撞蹿了过去。可是下一个秒数,有巨大的心痛袭来,她的心像被撕成了碎片。


眼前的场景让她几乎肝胆俱裂,有类似无数针扎一般的,绵绵而细密的剧痛蔓延全身——张一鸣被蒙上了一层白布,躺在那里,安安静静地,了无生气。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医生沉痛道:“这位先生送来的时候,头部受到了剧烈的撞击,失血过多产生了休克的现象,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