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CBD:   北京    上海    广州    深圳    沈阳    武汉    天津    合肥    西安    长沙    青岛    重庆    南京
您的位置:首页 > 精选阅读
《恋上美食恋上你》第56节:花雕鲥鱼引出的小阴谋
2014-07-01发布人:5icbd1来源:人民网-吃货指南

“您节哀——小姐,小姐——”苏莞尔脚下一软,眼前一黑,几乎晕倒,一众医生护士赶忙七手八脚扶住了她。


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意志,苏莞尔居然没有昏过去,她悲恸地扑到那具白布遮盖的尸体上,眼泪滚滚落下,可是嘴里却是不饶人:“张一鸣!你这个混蛋!你一声不响跑来上海,还东@我,西@我的!在黑暗餐厅你为什么不敢跟我表白!还有那次在丽江,你干了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我是喝醉了,但是……你想装死躲过去啊?你休想!一鸣……”话到最后,苏莞尔终究还是哭的泣不成声。在场的好几个小护士都跟着红了眼圈。


“这位小姐,患者年事已高,走的时候也没有受太大的罪。他应该是你的长辈吧,请控制一下您的情绪,你这话……”主治的大夫劝慰道。


“什么叫年事已高?!什么就是我的长辈?!你说的是什么话!”苏莞尔呜咽地咆哮。


“额……他不是您的长辈,那难道是您的……老伴?”主治大夫惊骇地打量着苏莞尔,说着撩开尸体上的白布,一张苍老的、满是皱纹的脸就显了出来。


“啊——”苏莞尔一看之下,心里大惊,直挺挺跳起来退后半步,她指着那老者,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众人皆没料到苏莞尔反应如此巨大,一时之间不明就里,还是一位护士看出了端倪,她试探着问道:“这位先生,是您的家属吗?”


“不,不是。”苏莞尔赶忙摇头摆手地否认,她突然问主治医生:“您刚才不是说是张一鸣吗?”


“是啊,章一明。文章的章,明天的明。”医生解释。


苏莞尔听到这里,突然嘿嘿乐出声来,身体和心灵突然松劲,让她有一种劫后余生的虚脱感。她见众人瞪视着自己,忙无力地解释道:“对不起,我认错人了,是同名,同名。”


“老头子啊——”正说着,自外边闯进来一个老太太,身后还跟着众多子女,这才是章一明的家人。


苏莞尔喘着粗气缓缓走出人群,一个人影挡住了她的去路。


“莞尔。”那个声音,好熟悉。


苏莞尔的眼泪再次决堤,她不管不顾,扑进了那个人的怀里,喊道:“你这个混蛋!你去哪了,手机也不接,吓死我了!”那个人影,正是张一鸣。


张一鸣声音也有些颤抖,他轻轻拍着苏莞尔的肩,鼻音沉重道:“莞尔,过去有些话我一直不敢对你说,但现在一定得说!就在生死关头的时候我突然特别害怕,不是害怕我死了,而是害怕如果我死了,就再也见不到你了,你孤零零一个人冰箱空了都不知道要填满,以后该怎么办……”


苏莞尔听着,心里涌起无限妥帖的暖意。张一鸣接着道:“我的手机在撞击中不知道丢在哪了,我的腿受了些伤,刚才在诊疗室就听见你的声音了,想赶紧走到你身边,可是还是差了一点。莞尔,我喜欢你,我保证以后你叫我的时候,我一定第一时间出现在你身边,你说好不好?”


苏莞尔哇哇大哭,喜极而泣。


两个人终于捅破了那层窗户纸,紧紧相拥在一起。


“刚才听你的话,在丽江那晚你但是什么?你真是可以媲美奥斯卡影后了啊?”张一鸣突然想起这茬,坏笑着狐疑道。


苏莞尔脸色蓦然一红,立马顾左右而言他。


此后的几日里,张一鸣住院接受治疗,而苏莞尔忙前忙后地照顾他,两个人言笑晏晏,倒也不觉得时光无聊。


“一鸣,你看我今天给你带什么好吃的了?”这日中午,苏莞尔从外面风尘仆仆进来,带了两大袋打包的饭菜。


“来吧,蟹粉豆腐,油爆虾,油焖笋,花雕鲥鱼,葱油拌面。全都是在最经典的馆子买回来的哦。”苏莞尔笑意盈盈,得意地说道。


“莞尔,随便吃点就行了,不用刻意去寻最正宗的老店。昨天的小笼包和前天的上海菜饭,这两样小吃做的最经典的店家相隔甚远,你跑下来太辛苦。”张一鸣看着摆在他面前琳琅满目的上海美食,心下着急,怎奈腿刚打好石膏,动不了。


“得啦,你这人吧,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客气来客气去的。赶紧尝尝,这几道菜我是在上海资格最老的饭店买的,是不是正宗!”苏莞尔兴奋地盛了一碗蟹粉豆腐,端到张一鸣嘴边。


这蟹粉豆腐,汤汁金黄明艳,浓稠喷香,而那豆腐粒,雪碧莹白,软软滑滑。张一鸣抿了一口,只觉得有格外鲜美的味道充盈在口腔之中,糯糯沙沙的蟹粉勾芡出来的汁水裹挟着细嫩的南豆腐,口感绵软,几乎入口即化。


“再尝尝这个油爆虾,浓油酱赤,是上海本帮菜的最大特点。”苏莞尔不等张一鸣说话,又给他夹了一只颜色赤红、用油煎过的大虾,她利索而细心地去掉了虾头虾脚,将虾壳拨开,递给张一鸣。


虾肉入口,有格外馥郁的酱香味道,那是上海菜对四方美食融会贯通以后留下的“原汁原味”,带着岁月的浑厚之味。


“你爱吃蔬菜,这笋的味道不错,来。”张一鸣虽然行动不便,但是还是帮着苏莞尔夹了一大筷子的油焖笋。这油焖笋选自深山中的“黄芽头”春笋,个头大而饱满,此刻改刀成条状,经过煸炒、上色、勾芡、收汤等工艺,粗粗看上去还以为是茄条,但咬上去的一瞬间,来自山林的那种清新爽脆混合着调味料的浓重,让人的味蕾格外满足。


“赶紧尝尝这道花雕鲥鱼,凉了就不好吃了。这道菜还是很有名气的。”张一鸣边说,边悉心地夹起一块鱼肉,小心地将鱼刺一根根剔除,可是鱼刺小而细密,这用了他一些功夫,之后,他把鱼肉放在了苏莞尔的碗里。


看着他小心翼翼的动作,苏莞尔偷偷笑笑。


“怎么?”张一鸣看着苏莞尔明媚的笑容,刮刮她的鼻尖。


“你知道张爱玲平生三大恨么?”苏莞尔说着抿了一口鱼肉,嗯!鱼肉细腻绵白,口感紧实,没有海鱼咸,没有河鱼腥,很是干净的味道。细细一品,还有若有似无的花雕酒香气游走在舌尖。


“一恨鲥鱼有刺,二恨海棠无香,三恨红楼未完。”张一鸣笑答。


“你居然也知道?你不仅知道村上春树的意大利面条年,知道张爱玲的三大憾事,你还知道什么?”苏莞尔饶有兴味。


“张爱玲肯定对上海有着很深的感情。”张一鸣说。


“为什么?”苏莞尔问。


“你看过她写的《倾城之恋》吧?”张一鸣一边说着,一边又夹起一只油爆虾,将虾壳剥净,虾肉放入苏莞尔的碗里,继续道:“《倾城之恋》有一个场景,是说范柳原带白流苏到大中华去吃饭,流苏一听仆人们是说上海话的,四座也是乡音盈耳,不觉诧异是上海馆子,柳原笑答:‘你不想家么?’流苏笑说:‘可是专诚到香港来吃上海菜,似乎有点傻。’柳原道:‘跟你在一起,我就喜欢做各种傻事。’”


“虽然寥寥数语,倒确实能看出张爱玲对上海和上海菜情有独钟。”苏莞尔揣摩着。她夹起一筷子葱油拌面入口,那煮熟的面条,经过用素油炒、糖酒浸的虾子葱油炒制,只觉得色泽鲜艳,葱香扑鼻,入口润滑弹爽,虾味鲜香醒目。


“咳,咳……”张一鸣突然咳嗽不止,脸色也有些难看。


“一鸣?糟糕,是不是鱼刺卡到了?都说了鲥鱼刺多,你小心些嘛,来,我看看。”苏莞尔焦急地站起来,凑近张一鸣。


张一鸣看着凑近的苏莞尔,突然收敛住咳嗽,一个狡猾地坏笑,把她往前一拉,苏莞尔没防备就跌进了张一鸣怀中,两人吻在了一起。